小小運動幸福你我他
by health0688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   2014年 06月 ( 8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永遠記在我的心中

文友是個神聖的詞。說她神聖,是因為,文人的尊嚴不可侵犯。仕可殺而不可辱,儘管歷史上曾經有過秦始皇焚書坑儒,卻也在歷史上留下罵名香港如新集團
  文友是個聖潔的詞。說她聖潔,是因為一切文友,必需以文為先決條件。否則,不能稱其為文友。文,是我們人類社會的前進先導,離開了這個先導,社會將一 片混亂,失去方向,無法前行。一切宣導社會正能量,弘揚正義,鞕苔醜惡的君子文人,首先是社會的典範,他(她)們引領著這個社會的主體意志,因此,文友而 聖潔。
  文友是個親切的詞。說她親切,是因為一篇優美的文章,一段動人的思想,首先感動的是文化圈子的人,他(她)們因文而激動,因文而產生共鳴,夜不能寐,相互行而交流,從而結成牢不可破的友誼。
  文友這個詞很寬泛,她嚢括了人世間各行各業,三教九流。工、農、商、學、兵,公、檢、司、法、政,甚至在大街跪地乞討的凡夫俗子,只要喜歡行文,不分 貴賤,不分職務高低,不分男女,不分老幼,不受地域限制,都可以結成朋友。是朋友,你快樂的時候,他(她)與你一同分享。你有艱難困苦,過不了難關的時 候,他(她)們就會康慨解嚢,施以相幫。在這方面,我有深深的感受。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我九歲的兒子因淘氣,嘣瞎了一只眼睛在醫院需要巨額手術費治療的時 候,面對艱困的經濟,我縮手無策的時候,是文友紛紛向我伸出援助的手,使我渡過難關。至現在,有些朋友的情誼,都還沒有還完,甚至連人都找不到。但他們給 於我的援助,永遠記在我的心中。
  不要認為文友這個詞簡單,這是一個很令人向望的詞。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成為文友,能可以成為文友的人,首先突出在“文”字上,由這個“文"據備了文人 群體特有的凝聚力。雖然相互之間有爭論,有分歧,但最終會走向統一。文友不同於其他行業的朋友。牌桌上的牌友,酒桌上的酒友,部隊的戰友,監獄的獄友、棋 友、學友……等等,都是單一領域的朋友。勿論如何,也沒有文友所含義意之寬泛。
  文友不受地域限制。無論你是天南地北香港如新集團,無論你相識不相識,只要你有文的特質,勿論你走到哪里,勿論你在異域他鄉,都會因為你濃郁的文化特質,找到你的知音與朋友。在這方面,對我來說,可以說體現得淋漓盡致。
  記得,上世紀九十年代初,長白山地區的農民因為發展人參虧本,一下子陷入極度貧困的絕境,有的人經受不了打擊,上吊自殺的不在少數。我同樣也在劫難 逃,陷入極度恐慌。本來上百元一斤的人參,一夜之間,和蘿蔔同價。那對我們參農來說,可真是一個黑色的消息。沒有辦法,只有面對現實。我和妻子商量,到南 方去賣,南方略貴一些。我們備足了貨物之後,風塵僕僕的來到南方,人生地不熟,經常受到當地商販的排擠和街頭混混的欺辱,同時,也受到當地執法部門不公平 的待遇。一次,我記得在一個叫秀山的小縣城,按例到工商局市場管理科交月供,在交月供的時候,我發現收月供的小夥子在寫詩,我看了後,對他寫出的詩提出我 的看法。小夥子見我懂詩,很熱情地拉把椅子讓我坐下,我們暢談起來,大有相見恨晚的勁頭。小夥子當時免了我的月供。幾天之後,我和妻子正在攤上忙生意,小 夥興沖沖地來到我的攤子旁,拿著一份《川東日報》對我說他寫的詩發表了,我接過報紙看了新出的,散發著墨香的報紙,不失時機的向他表示祝賀。興奮的小夥子 不顧我當時生意正紅火,硬生生的收了我的攤子,約了二十幾個當時秀山各界的文友,在當時小縣城最大的酒樓鬧了大半宿。那一夜,花了小夥子三個月工資。從 此,我在秀山的生意,有這幫文友幫忙,越來越紅火。當地的小販,再也不敢擠兌我們。連那些街頭混混也不敢惹我們。因為這些文友裏面,攮括了秀山各行各業香港如新集團
[PR]
by health0688 | 2014-06-25 17:29 | 一個女人

老者的眼光是平淡如水的

我們馬


拉松式地逃往記憶裏找尋,找尋那一去不回的我們,我們那些傷感而又無法放下的青春。是的,青春是用來jq賽跑的,到了現在這一刻是用來傷感與悼念的 科技品味生活

是什麼,把我們變得那麼無力,那麼蒼老。是什麼,讓我們無法休止追問煩惱。是什麼,讓我們愛上懷舊。
是的,是現實,是歲月,是歲月讓我們都無情的蒼老,是現實把我們從理想的這一頭拍到更遠的地方。
聽一支歌,現在的我們開始發現實際上老歌更能釋放我們那奔流不息的傷感,因為我們共鳴。看一部老的電影,我們開始發現老的故事更能讀懂人心,我們學會了回首。不知不覺中我們竟已抽離了人群,孤單的行走於人群之中,孤單的享受著那氾濫的憂傷。是的,愈成長,愈是發現曾經的東西如同那陳年之酒,愈加香醇與苦澀暗瘡印
人們都說年輕人的眼光是憤世嫉俗的,老者的眼光是平淡如水的。是的啊,我們那口

口聲聲叫喚的一步步接近的,那個想要成為的自己,不知從何時起,成為了世界的默認狀態。
現在的我們也許已經習慣了孤單一個人,我們已經無法喚回過去,但我們可以去喚回被現實無情奪走的jq,也許我還一直在找尋,我一直都在為世界而改變而始終保留那個最真的自己嬰兒背帶
[PR]
by health0688 | 2014-06-23 16:01 | 一個女人

人不能使他放棄工作。

在這個時代,戰士是最需要的。但是這樣的戰士並不一定要侍槍上戰場。他的武器也下一定是槍彈。他的武器還可以是知識、信仰和堅強的意志。他並不生髮一定要流仇敵的血,卻能更有把握地致敵人的死命、
   戰士是永遠追求光明的。他並不躺在晴空下享受陽光,⑤ 在晴夜裏燃起火炬,給人們照亮道路,使他們走向黎明。⑥驅散黑暗,這是戰士的任務。他不躲避黑暗,卻要面對黑暗,跟躲藏在陰影裏的魑魅、魍魎搏鬥。他要消 滅它們而取得光明。,戰士是不知道妥協的。他得不到光明便不會停止戰鬥

  戰士是永遠年輕的。他不猶豫,不休息。他深入人叢中,找尋蒼 蠅、毒蚊等等危害人類的東西。⑦他不斷地攻擊它們,不肯與它們共同生存在一個天空下麵,對於戰十,生活就是不停的戰鬥,他不是取得光明而牛存,便是帶著滿 身傷M字額痕而死去。在戰鬥中力量只有增長,信仰只有加強,在戰鬥中給戰士指路的是“未來”。“未來”給人以希望和鼓舞。戰士永遠不會失去青春的活力。
  戰士是不知道灰心與絕望的。他甚至在失敗的廢墟上,還要堆起破碎的磚石重建九級寶塔。任何打擊都不能擊破戰士的意志。只有在死的時候他才閉上眼睛。
  戰七是不知道畏縮的,他的腳步很堅定。他看運目標,便一直向前走去。他不怕被絆腳石摔倒,沒育一種障礙能使他改變心思,假像絕不能迷住頸梗膊痛戰士的眼睛,支配戰士的行動的是信仰。他能夠忍受一切艱難、痛苦,而達到他所選定的目標。除非他死,人不能使他放棄工作。
[PR]
by health0688 | 2014-06-19 12:11

奔跑在各自路線上的人

居然摸著黑在寢室裏上網。

我就這樣說吧,我們寢室欠電費,于是寢室長去交了,但是一直沒有給我們送電來,我們都說,學校負責這個的是**的嗎?這也太不負責了吧。整整一個下午,都沒有,等我們准備去問情況的時候,他們居然下班了,好吧。我們真的被徹底搞無語了。于是出現了這種情況,我們拿著一個插座插到對面的寢室裏,然後好多個插座接在一起,就連校園網的網線都被我們接上了,于是我們摸黑。整個寢室裏面都是黑黢黢的。所以導致我在洗澡的時候,聽見外面有人輕輕的敲門,嚇的我在小黑屋裏面汗毛都豎了起來,我在裏面像喊救命一樣的喊,外面的人不要敲門啊。但是她們在黑夜裏說,誰啊。這一下,著實我被嚇了好大一跳。因爲最近看恐怖片看多了,心裏還是有些毛Maggie Beauty黑店

沒有下文,我確實被嚇了一跳。

那個和男朋友吵架,我被搞癫了,她說,要是搞不好那就分。那種在大學裏面純純的愛情被無數個人向往過,兩個人不爲名不爲利,我在學校裏面往往會看到一對情侶牽著手走過去,那種牽著手的美好時刻,真的是羨慕死了多少人Maggie Beauty黑店

我還記得他們兩個剛在一起的時候,他們是異地戀,于是他們就一直爲鐵道部和移動通訊事業做貢獻,我笑,你們終于加入到這個大軍裏面去了。于是他們就坐火車啊,電話粥啊,于是這種近乎艱難的戀愛就這樣轟轟烈烈的展開了。他們公然當著我們的面牽手秀恩愛,我們就打擊他們說,秀恩愛,死得快。

他們的戀愛似乎比別人更艱難。

因爲女的總是責備男的不夠體貼,不夠關心,于是戰火連綿,絕對不遜色三國。女的說,爲什麽我發短信你不回,爲什麽你就不主動給我打個電話,你就是不懂我。男的就說,我就是不懂你,你那麽難懂,你叫我怎麽懂你。于是這一發不可收拾,各種哭鬧,各種摔東西,各種罵聲,曾經那些美好的時光就漸漸的被掩埋在這裏面。這就是戀人們的世界,也是我最怕的結局,如果最後大家還是很相愛,但是迫于不得已的苦衷,那麽大家還可以友好的分手,人們不都說:買賣不成,情義還在啊。在他們的戀愛裏面,我看到了其實很多情侶都要經曆過的階段,但是很多人很聰明,知道最後怎麽收場,但是有些就讓這個循環下去,那麽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最主要的是大家都經曆過了那些美好的純淨的時光,這些都是讓我們無法割舍的,讓我們潸然淚下的瑪姬美容

愛面臨很多的考驗,距離,時間,信任等等。

然而我們都爲了愛而奔跑了嗎?我們都爲了愛奮不顧身了嗎?我們在這一輩子,會遇到很多的異性,他們也許長的很好看,也許很有才華,但是令我們傾心的永遠只有那一個,所以遇到了就好好的去愛吧。

關于愛情這個話題,我們永遠談不完,也有無數的人支招,但是我們每個人的愛情也不盡相同,那麽就像人們說的,冷暖自知。就讓我們在生命的美好的時光裏好好的愛下去。
[PR]
by health0688 | 2014-06-17 19:33 | 生活片段

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奮鬥

讀完這段文字,淚水早已落下來了,太多的畫面在腦海裏重現,那個曾經擁有夢想的女孩,背著書包走在大學的校園裏, 每天兩點一線地讀著書,享受著大學光的點滴。握著手機傻笑,遠在千裏之外的那個人,總是不經意間想起。該畢業了,該工作了,戀愛就只剩下兩種結果:要麼分 手,要麼一個人放棄追求,而開始伴隨另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奮鬥。我選擇了後者,因為我當時就不想要後悔,不想錯過了對的人,所以我不顧父母的反對,不顧所 有人的“不看好”,帶著兩套換洗衣服就奔廈門了。

剛到那會兒,舉目無親,只想快點找個能包吃住的工作,然後等有機會再去找其他好的工作;第一份工作,在湖裏區的一個幼稚園裏當大班老師,淺嘗人世冷暖,人 情冷漠。最後落荒而逃,回了老家過暑假,開學時才到現在的單位上班。分到了一間40平米的房子,空空的一個房間,什麼也沒有。床,書櫃,衣櫃,電腦桌,冰 箱,洗衣機,空調……就這樣,一樣一樣的往家裏搬,到了今天,這個40平米的“小麻雀”五臟俱全。我開始更依賴這個家了。

教學的第一年,幹勁十足,不管多苦多累,只想著是為學生好,就努力去做吧。一年過去了,時間沖淡了那份幹勁,開始想要為自己做點什麼,就開始試著做培訓教室,時好時壞,有一個月差點連房租都交不上了。現在教五年級,各種辛酸各種苦水,開始無處訴了。

工作一年多了,已沒有太多心情去風花雪月,剩下的,就是掐指算算每個月的工資怎麼花才夠,哪個學生基礎差,要跟家長聯繫,希望家長配合多管管孩子……

至於夢想,在廈門的我,已與夢想無關,每天想著的就是如何生存。因為考公辦學校無望,繼續讀書無望,甚至連結婚,也似乎很遙遠。我的夢想,早已在決定為愛走天涯那一刻灰飛煙滅,而生活還得繼續,為自己,為家人……

慢慢忘記了累是什麼,在這份升職無望,加薪無望的工作中,至少我還對我的學生們滿懷希望,能擁有他們對我的喜歡,能教他們知識和做人的道理,我就知道自己的價值還是有的。
[PR]
by health0688 | 2014-06-16 17:54 | 一個女人

一縷溫馨、一些感懷。

人永遠看不破的鏡花水月,不過我指間煙雲世間千年,如我一瞬。只有我依舊如此,欣賞著風景的淒美,一生荒不去的煙火。相逢一醉是前緣,風雨散, 輕煙濃霧,殘花落敗漫天舞。曲未殘,笙歌宛轉,何處是歸宿?人說花開美,誰見花落淚?心似芊芊結,塵緣誰同醉?有一種心情叫失落,有一種美麗叫放棄。有人說,如果不能忘記,就把它藏在心底最深的角落處。所有的往事都靜靜地流淌在記憶的長河裡,猶如我生命中一道淡淡的彩虹絢麗而短暫。春來花會開,花落秋已過,年復經年花常開,年年花開不同開。或許,前世在花前凝眸,而伊不經意的一瞥,讓我回眸,牽動香魂;走過紅塵,歷經三生,只為尋一個懂花、憐花、知花的知音人。朝起晨昏,把花兒所有的淺淺寂寞與淡淡憂傷換成寧靜,在來世迴轉的路上,溫柔纏綿,塵心綣綣,相攜相伴,共守紅塵陌路塵煙。用ageLOC 科技動人的淺淺微笑,演繹成令人心顫的溫柔與寧靜。將一絲溫情、一縷溫馨、一些感懷。在心湖間,輕柔地吹起一圈瀲灩的漣漪,漾成一曲美麗而動聽的歌謠。

花開花飛花滿天,兩眉間凝落,彈破無關風月,瑟瑟的蒼穹,綿綿的清愁,當年一笑惹癡情,注定紅塵裡,要與在你糾糾纏纏中走過千年,今宵的我,無由得卻飲醉在了前世的那一場曉風殘月裡。醉今宵,流年偷換;憶往昔,淺墨素箋,蛹化的戀繭成蝶,蝶為花而碎,花卻隨風飛,淺唱低吟幾闕語,醉問今夕是何年?一座空城,鎖住了誰的半壁江山?一聲再見,敲碎了誰的夢幻心田?一句哀嘆,塵封了誰的絕世容顏?一滴清淚,葬送了誰的如花笑魘?一句訣別,遺棄了誰的一世情緣?一曲悲歌,葬送了誰的今生痴戀?若我離去,後會無期。如遇輕風,化歸雲霧。如遇草木,化歸塵土。如遇滄海,化歸一粟。如遇蒼穹,化歸虛無。是誰,坐落在菩提樹下,細數著輪迴了一季又一季的滿簾落花,柔柔的呢喃,瑟瑟的嘆息,潺潺的相思,嫵媚了胭脂妖冶的芳華?是誰,沉醉在煙雨紅塵中,墨香裊裊的書寫人間的風花雪月,一首唐詩,一闕宋詞,一曲簫音,漣漪了前世今生的眷戀?是誰,將萬千柔情綻放在春天的花朵上,那一瓣瓣花修護皮膚香暈染的心事氤氳了多少思念、多少深情?是誰,任婉轉情思開遍長長的枝椏,卻在綠肥紅瘦的日子,凋零成一川哀怨的煙雨?此生,我願如花,為你靜綻一隅的美麗,如若,能以蓮的娉婷快樂過,以菊的淡雅憂傷過,以梅的堅貞癡愛過,那麼,任憑冬去春來,季節輪迴,任憑雨打風吹,歲月侵襲,哪怕終將隨風飄逝,即使最後零落成泥,也要讓那一抹柔情,染盡紅塵。

四季輪迴,時光承載著幾多情懷,雕刻著滄桑的痕跡。那些有條不紊的筆跡,訴說光陰裡那些凌亂不已的心情。時光如夢,看慣了秋月春風,紅塵故事本相同,可我們終究無法割捨一些美麗的相逢。來來回回,覓覓尋尋,有錯過,有傷痛,也有過相忘。走過多少聚散依依的旅程,有多少情是隔水觀望的花,有多少人是到達不到的彼岸。山一程,水一程,時間如流沙在指間縫悄悄溜走,那些來不及言說的故事,散落成淡淡的墨跡,到最後,我還是我,你還是你。若有天你將我忘記,我也不會忘了你,我想一定是我不夠好,所以你才想要逃,只是不再尋覓,把自己留在曾經的那段時活膚緊緻霜光裡,只希望你過得比我好。
[PR]
by health0688 | 2014-06-09 11:43 | 一個女人

常常耐人寻味,感慨激昂

 在我度过的五十多个岁除中,有的已没有什么形象,有的留下深入回忆。格外是1979年的岁除,家庭阅历了巨大变化,改变了咱们的家庭,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常常耐人寻味,感慨激昂凹凸洞

这 一年,平常成果在年级总是排在前三名之内的三弟初中结业。中考完毕后,自我感觉良好,估分很高。假如挑选读高中,上大学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那时中考选取高 分进中专、中技,也就等于捧上了铁饭碗。由于咱们家庭生活格外艰难,早作业,就能早赚钱。明理的三弟,当机立断地挑选了上中技,为家庭分忧。很快,就以高 分被安徽省公路工程技校选取,亲属、街坊纷繁前来道喜。

家庭沉浸于喜庆之中,却急坏了参与高考的二弟。尽管天资聪颖,但平常贪玩,成果不稳定。看到三弟的选取通知书,愈加着急。有时间就等在邮政局,专心致志地看着邮递员分信。几天后,二弟也接到了芜湖师专的选取通知书,家庭喜上加喜。

刚好这时,县教学局有文件精力,民办老师经过考试,有少数转为公办老师目标。我契合报考条件,尽管全县中学数学老师转正只要三个名额,但我仍是充满信心,温习迎考。时机极好,我以第二名的成果,幸运地转为公办老师。在元旦之前,将下放在乡村七年的粮油联系,转回到集镇。瘦大腿



这一年,咱们弟兄三人,一起成了公家人,端上了铁饭碗。在咱们那个陈旧的集镇,众所周知,人人皆知。咱们都对咱们家庭投来仰慕的目光,变成家长教学孩子的典型案例,传为佳话。

1979年 的岁除夜,咱们全家聚会在一起。回味曩昔,想象将来,实在地舆解了大相径庭。从没出过本县的两个弟弟,兴奋地讲起城市里的新鲜事,使咱们开阔了视野。这是 咱们家庭的转折点隱形牙箍
[PR]
by health0688 | 2014-06-03 17:06 | 政治

注定悲傷的劇情

習慣了每一天想你,就如呼吸的氧氣一般,分秒不停地在腦海中浮現出那張熟悉的臉,每一個微笑,似乎像被烙印在了我的心間,想念你的每一個動作,就算閉上眼睛,總感覺你還在,這是一度改不掉的壞習慣,何時起,成了我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記憶裡的旅程在海角天涯,轉眼即瞬的身後,又是我一個人的悲傷的回望,曾多想用最後的不捨,將你留在我身旁,只是注定悲傷的劇情,再也無法多情的上演。
  
  愛過了,錯過了,等過了。愛的如此徹底,恨不得將自己的心,完整的掏出來,不沾雪纖瘦一絲血蹟的呈現在你的眼前,錯的一再執著,把夢越做越美,最後在破碎的荒蕪裡,狠心的埋沒。這是悲傷,是一個傷心的源頭,可我還在等待,等待讓心徹底死去的理由吧!可是;又期待什麼?渴望什麼?等,只會讓自己悲傷徒增,這種無法改變的宿命,注定是我一個人的結局,愛你我從來沒有錯,只是我的執著太孤行。
  
如果記憶不曾遺忘,是否悲傷依舊孤獨,低聲地問自己,痛嗎?累嗎?走的那麼遠,想的那麼近,耕織成傷的記憶,又放肆的在指尖,觸動緊握在手中的筆,想你,似乎早已成為一種習慣,久不曾揮去這種孤獨,讓寂寞銷魂,唱成了一首無聲的韻歌,縈繞著旋律的節奏,又將文字落在潔白的紙上。
  
雨,一直在下;漫無目的,纏綿肆意的擊打著內心的空洞,冰冷的心房,何時才能又一絲溫度?悲傷的源頭,何時才是盡頭?沒有你的日子,我習慣了一個人的孤獨,習慣了與寂寞,傷心的交談,那無人知曉的心事,染上文字,戀上回憶,不知是誰,丟了自己的快樂,悲傷中提筆寫流年,孤獨裡坐等歲月老。
  
累了,徹底的累了,再也找不到一個可以故​​作堅強的理由,去傻傻的騙自己一下,就算留戀,還是為你,就算執著,還是為你,為了能在看到你一面,為了能在牽一次你的手,保留最後的餘溫,溫暖悲傷中,冰冷的心房,可又誰知道,偌大的世界裡,你是否能體會我的心,懂我所有的累和倦,是不是等淚流乾了,誰也不是誰的誰,認輸吧,早已不值得了,捨得嗎?結束嗎?真的可以放下嗎?還是讓回憶繼續去侵蝕那個過去。
  
過去,是否能將畫面定格,靜止不動的讓我安靜的看著,時間,總是沒有盡頭的流逝,如果能將你愛到回來時,是否把我不會傷到過去時,一直這樣,始終逃離不了悲傷的召喚,沒有人在意我是否過得安好,很多次總怕有人會問起,沒有人明白我是否過得幸福,這一種撕心裂肺的痛楚,我想,只有在我的國度裡,讓時光一直燃燒的再無盡頭雪纖瘦
  
行走在雨中,讓風將傷口撕開,讓雨讓將傷痕淋濕,你的世界裡,我始終給不起幸福,冥冥之中註定好的宿命,無論我多麼的堅韌不拔,還是無法將你輕輕地安放著不動,記憶的畫面,那些個傷悲,散落了多少的從前,悲傷的畫面唯美的如淚光一般,閃爍著晶瑩的淚花時,雙手將心疼的字眼,無法在滑落的回憶裡續寫,就算我再用力嘶吼,去嘲笑此刻的自己,無濟於事的,還是一個人的痛徹心扉
排毒方法
[PR]
by health0688 | 2014-06-03 1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