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運動幸福你我他
by health0688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カテゴリ
全体
小運動
一個女人
政治
政治
生活片段
方力申
Dr Max教材
Dr Max 兒童英語
未分類
以前の記事
2016年 12月
2016年 11月
2016年 05月
2016年 03月
2016年 01月
2015年 03月
2015年 01月
2014年 11月
2014年 09月
2014年 08月
2014年 07月
2014年 06月
2014年 05月
2014年 04月
2014年 03月
2014年 02月
2014年 01月
2013年 12月
2013年 11月
2013年 10月
2013年 09月
2013年 08月
2013年 07月
2013年 06月
2013年 05月
2012年 11月
2012年 10月
2012年 06月
2012年 05月
2012年 04月
2012年 03月
2012年 02月
2012年 01月
2011年 12月
2011年 11月
2011年 10月
2011年 04月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100yen*zakka
Natural on y...
メモ帳
最新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ライフログ
検索
その他のジャンル
ブログパーツ
最新の記事
安守低處
at 2016-12-22 18:21
人走在那上面發出清脆的響聲!
at 2016-11-30 18:34
佯裝出來的太累
at 2016-11-23 18:37
離開一秒也無所謂
at 2016-11-17 16:55
文學網站現在可謂是盛極一時
at 2016-05-25 18:03
外部リンク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   2014年 03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一頭扎進被窩,繼續睡覺了……

我回憶了好大一會,終於想起來了:“哦,自己上週確是被點了三次,一次是輔導員的課點的,一次是被心理學老師的男朋友(男朋友為她代課)點的,而另一次,可他媽也真夠慘的,被系學生會給點了。一周內被蓋了三次帽,也可以算榜上有名了吧!”
聽說被系學生會點著了,還要出佈告,給予警告。當時聽到這些,我心裡的確一驚,可後來一想:“自己在系裡正沒出過名呢,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機會,豈能錯過,嘿嘿!有點難得呀!”

說實話,點名出佈告,也無非是給形式主義中又增添了一些垃圾。是學生誰沒逃過課啊?只不過是逃多少的問題。負責點名的學生會裡逃課多的比我有的是,你們點名的時候就不心虛呀?記得當時哥們給我打電話,讓我趕快到教室,他們先給我周旋一陣,拖延時間。我一下慌了,連忙穿衣服找鞋,可不到一分鐘,我又迅速安靜了下來,我給哥們回電話:“不用拖了,讓他們隨便吧,別說是學生會,就是院長在那,我也不去。”掛斷電話的瞬間,我覺得自己終you beauty 美容中心好唔好於牛逼了一回。沒顧著想那麼多,脫掉剛穿好的衣服,一頭扎進被窩,繼續睡覺了……
其實,我逃課是有著悠久歷史的。從小學到大學,我最喜歡的一門課就是“逃課”。以前,我也產生過既然那麼喜歡逃乾脆不上的想法,但在父母百般的阻撓下,我還是堅持了下來。再說,當時我也是無計可施,不上學,我幹嗎去呀?什麼都不會,出去還不是喝西北風,不如呆在學校裡,除了學習,平日里還能缺幾節課,也蠻有意思的。就這樣,我逃課的習慣不但沒改掉,而且逐漸加深了。
我在小學、初中甚至高中逃課的程度都沒有現在的厲害。那些時候覺得學的課還挺有意思,能聽到很多新鮮而又有用的東西,再加上課程緊,學習壓大,所以逃課的機會還是比較少的,只不過是小打小鬧,有急事的時候,才下定決心去逃。即便是這樣,偶爾的幾次還是被老師逮個正著。那時處罰起來要比現在大學裡嚴重的多。現在最多扣了你的平時分,最嚴重的也就是不及格,並沒有涉及到人身傷害問題。可那時就不一樣了,如果被老師抓住逃課,輕則寫檢查、罰站,重則可能就需要老師親自動手了,揪你耳朵、踹你兩腳,看起來都是稀鬆平常的事。現在想起來那些當時侵犯過我身體的老師,才懂得做到“為人師表”是多麼的難。vitamin c

現在是大學了,當然我們都知道了自己所擁有的權利,所以老師們們也從來沒有向我們動過手。基於此,我逃課就變的更加肆無忌憚了。在大一的整個學年內,我都記不清我到底逃了多少節,只記得上課完全依自己的感覺,想去就去,不想去拉倒,真正達到了“選修課必逃,必修課選逃”的境界。那時逃課不是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最主要的還是所學課程的無聊透頂。我不敢斷定那些知識將來是不是真的有用,但給我們傳輸知識的有些老師實在差的可以。且不說他們知識的貧乏,個別老師講課竟然用方言授課。試想一個現代化的大學如此跟不上時代的發展,難免讓人生出厭煩情緒。記得有一位教英語的老教師,按年齡估計早該退休了。可他仍“堅持”在講台上給我們“傳道、授業、解惑”,頗有孔丘大家的風範。只不過一口流利的山西話與英語攙雜在一起,讓我們不但沒有解惑,反而更加迷惑了,一時間竟分不清他說的是英語還是家鄉話。這種情況我曾在系裡的學習工作會議上反映過,但係領導說現在師資力量確實緊張,等我們了解一下再說,然後便再也沒了消息。如此態度,如此課堂,怎不讓我這類逃學族增加無窮的動力。Interactive Flat Panel Display
[PR]
by health0688 | 2014-03-20 18:27

加拿大的往事

  零六年重回UBC大學,校園的環境依然那樣熟悉。特意照了壹張照片,背景小樓就是初次到校報到的地方,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忍俊不禁。指導教授是個滿頭白發,相貌和善的老頭兒,聽我自我介紹完畢,老人用手擡起眼鏡看了我幾眼,重把眼睛架回鼻梁上,起身走到書櫥翻出壹個卷宗,抽出幾頁紙遞給我,又坐回椅子上打開抽屜拿出壹個帶有很多穿孔的塑料卡片,告我這是圖書館的借閱卡,想查什麽資料可以去查,需要找他時可以來這裏找他。老人說完即低頭忙活自己的事不再多說壹句話。出來壹看那幾頁紙,有幾個教授的名字和所受課程的簡介,壹張近期相關講座的時間安排和講座梗概,壹張顯然是為我開出的閱讀書單和資料。
  剛到此地,兩眼壹抹黑,現在最急需的是晚上在哪裏睡覺,可教授提供給我的東西沒有壹點兒這方面的信息。想到老人說的話;有事可以去找他,沒地方睡覺還不是事?想到此,硬著頭皮折返回去。老人聽完我說的話,再次把眼鏡擡到額頭上看了我幾眼,眼光中透著詼諧的譏諷,似乎在說:這麽大的小夥子,還問這樣幼稚的問題。隨後告訴我,今天天晚了,可以先到學校的招待賓館住壹晚,明天到大食堂吃飯可在信息欄上看看,有很多租房信息。
  拖著行李邊走邊問,找到招待賓館,壹晚45加元,想到僅是壹晚上,先有地方睡覺再說。第二天壹早找到大食堂,信息欄上果然很多求租,出租,合租的各類信息。看到合適的扯下留在底下的電話號碼條,壹下扯了十幾張,回到賓館逐壹的打電話,忙了壹大通竟沒有壹個馬上能住的,很多都是提前招租,要等壹段時間才行。看樣子這條路壹時半會兒找不到地方住,還是換壹家便宜些的賓館靠譜。想到了馬上行動,找來壹張當地的地圖,“按圖索驥”,看好幾家周邊的旅館壹家家的去問。那時剛去還不熟悉當地的交通,多數是兩條腿走著,雖說那時候年輕,壹天走下來也有些筋疲力盡,壹連四天,每天這樣去找,住處不落實,根本沒有心思看書聽講座,好在我搞的是獨立課題,到時候有東西拿出來就行,指導教授根本不管妳平時怎樣。
  直到第五天有些泄氣的時候,猛然在壹個高坡上看到壹棟像賓館的建築,牌子上寫著“HOUSETEL”,感覺像座家庭賓館,爬到坡上進門壹問果然是間對外營業的賓館,每天晚上只收5加元,加被子1元,加枕頭1元。聽到此滿心歡喜,能有個地方遮風擋雨就行了,管它什麽條件呢。到房間壹看,四五個木制的上下床鋪,除有人占用的床鋪上有些東西,剩余的都是光溜溜的木床板,什麽也沒有。難怪要被子加1元,要枕頭加1元。現在看來很多西方年輕人外出旅遊都背著很大的包到處走,就和習慣了住這類賓館有關,自己的行李心裏沒障礙,還特別的經濟實惠。晚上睡覺可以和衣而睡,沒有枕頭總是不成,何況這裏的價錢比我壹天45加元的賓館便宜多了,趕緊在櫃臺前辦了入住手續,加了壹個枕頭,每天6加元。Travel to Italy

  找到住處心裏踏實多了,連夜搬到這家HOUSETEL。大堂是公用的,有個電視在播放節目,很多人坐在大堂四周的條椅上,多數是年輕人,黑的白的黃的,什麽人種都有,有人端著杯子,有人拿著飯盒,邊吃邊看邊聊很是熱鬧。看到我這個剛來的,很多人熱情地打招呼,還有壹位和我年齡相仿的年輕人帶我去公共廚房,投幣洗衣房和賓館裏面壹個賣簡單食品的地方轉了壹圈。這裏的人有些打扮怪異,有些動作張狂,乍壹看有些恐怖,但實際接觸後都可以和睦相處。
  壹連幾天過去,有位室友看我壹直和衣而睡,知道我沒有睡具,主動過來和我說帶我去個地方買個睡袋。住在這裏的人多數應該是沒錢的,但人們和善慷慨,互助互幫,更是健談善鬧,每天晚上總有說不完的話題,講不完的笑話,親親熱熱很是愉快。約好壹個日子,這位室友帶我到了壹個商場,進門壹看都是二手貨,心想買睡袋怎麽能買二手的呢。室友看我臉上的表情猜到我的意思,趕緊解釋道,這是壹家慈善機構辦的商場,這裏的東西都是人們捐贈的,有很多東西都是嶄新的,即便是舊的東西,這裏有嚴格的清洗消毒制度,每壹件接觸人體的物品都會經過仔細的消毒,絕不會傳染什麽。邊說邊帶我到門口看壹個很大的鐵櫃子,人們捐贈東西都會自己清洗好,捆紮好,來到這裏把東西丟進鐵櫃裏。慈善機構的工作人員會定期清理這裏的捐贈物資,分門別類,作進壹步的清理消毒。聽過室友介紹,稍微有些安心,但挑選時還是選了壹件新的睡袋,售價僅僅3加元,這裏的東西多是1加元,只是象征性的收費。這條睡袋直到現在壹直保留著,雖經多年的漂洗晾曬,顏色依然如新,輕軟舒適,壹點沒有走樣。
  在HOUSETEL住了20多天,終於等到壹家出租屋,月租金290加元,離校園也不是太遠,半跑半走40分鐘左右,正好每天鍛煉。住所是壹間獨立小別墅,加半地下室總共三層,住了壹個荷蘭人、壹個英國人、壹個印度人、壹個加拿大本地女孩和壹個越南人同居,還有壹個新搬來的我。別墅的客廳、廚房、洗衣房、健身房是共用的,有個小院不是很大,院墻全是用開花的藤科植物栽種的,花期很長,院裏總是飄著拌合著草味兒的花香。每到晚上大家坐在客廳裏,天南地北的胡侃壹通,幾個人裏面和英國人、印度人、加拿大女孩聊得比較多,越南人很和善總是笑瞇瞇地坐在壹旁聽我們說話,荷蘭人比較孤僻,吃過晚飯就鉆進自己的房間不在出來,僅是周末做飯時在廚房裏說幾句。Flowers shop

  有壹次越南人看我在淘米,走過來悄聲說道:“妳們中國人也淘米啊,他們這些人做飯從來不淘米,袋子上寫著免淘,但不淘洗壹下我是下不了鍋的,他們就是直接加水下鍋,真的看不過去。”越南人邊說邊微笑著搖著圓圓的腦袋努努嘴讓我往後看。想著當時的情景,那位荷蘭人正拿著量杯按著袋子上的說明認真地往米鍋裏加水。
  還有壹次半夜睡得正香,門被拍得碰碰直響,開門壹看是那位加拿大女孩,披頭散發,光著雙腳,兩眼顯著驚秫,急促促地對我說:“妳快去勸勸那個印度人吧,我今天和他有些口角,他現在把電視開到最大的聲音,攪得人沒法睡覺。”這位女孩和越南人住在客廳旁邊的房子裏,電視聲音大肯定會影響他們。她這位男友真是太和善了,女孩子也心知,遇上這樣的事男友出面也沒用。想來應該是女孩理虧,否則她可以報警,用不著半夜打攪我。走到客廳,聲音果然震天的響,地板都有些抖動。印度人看我進來了stacking organizers
[PR]
by health0688 | 2014-03-18 11:12 | 生活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