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運動幸福你我他
by health0688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   2014年 03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一頭扎進被窩,繼續睡覺了……

我回憶了好大一會,終於想起來了:“哦,自己上週確是被點了三次,一次是輔導員的課點的,一次是被心理學老師的男朋友(男朋友為她代課)點的,而另一次,可他媽也真夠慘的,被系學生會給點了。一周內被蓋了三次帽,也可以算榜上有名了吧!”
聽說被系學生會點著了,還要出佈告,給予警告。當時聽到這些,我心裡的確一驚,可後來一想:“自己在系裡正沒出過名呢,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機會,豈能錯過,嘿嘿!有點難得呀!”

說實話,點名出佈告,也無非是給形式主義中又增添了一些垃圾。是學生誰沒逃過課啊?只不過是逃多少的問題。負責點名的學生會裡逃課多的比我有的是,你們點名的時候就不心虛呀?記得當時哥們給我打電話,讓我趕快到教室,他們先給我周旋一陣,拖延時間。我一下慌了,連忙穿衣服找鞋,可不到一分鐘,我又迅速安靜了下來,我給哥們回電話:“不用拖了,讓他們隨便吧,別說是學生會,就是院長在那,我也不去。”掛斷電話的瞬間,我覺得自己終you beauty 美容中心好唔好於牛逼了一回。沒顧著想那麼多,脫掉剛穿好的衣服,一頭扎進被窩,繼續睡覺了……
其實,我逃課是有著悠久歷史的。從小學到大學,我最喜歡的一門課就是“逃課”。以前,我也產生過既然那麼喜歡逃乾脆不上的想法,但在父母百般的阻撓下,我還是堅持了下來。再說,當時我也是無計可施,不上學,我幹嗎去呀?什麼都不會,出去還不是喝西北風,不如呆在學校裡,除了學習,平日里還能缺幾節課,也蠻有意思的。就這樣,我逃課的習慣不但沒改掉,而且逐漸加深了。
我在小學、初中甚至高中逃課的程度都沒有現在的厲害。那些時候覺得學的課還挺有意思,能聽到很多新鮮而又有用的東西,再加上課程緊,學習壓大,所以逃課的機會還是比較少的,只不過是小打小鬧,有急事的時候,才下定決心去逃。即便是這樣,偶爾的幾次還是被老師逮個正著。那時處罰起來要比現在大學裡嚴重的多。現在最多扣了你的平時分,最嚴重的也就是不及格,並沒有涉及到人身傷害問題。可那時就不一樣了,如果被老師抓住逃課,輕則寫檢查、罰站,重則可能就需要老師親自動手了,揪你耳朵、踹你兩腳,看起來都是稀鬆平常的事。現在想起來那些當時侵犯過我身體的老師,才懂得做到“為人師表”是多麼的難。vitamin c

現在是大學了,當然我們都知道了自己所擁有的權利,所以老師們們也從來沒有向我們動過手。基於此,我逃課就變的更加肆無忌憚了。在大一的整個學年內,我都記不清我到底逃了多少節,只記得上課完全依自己的感覺,想去就去,不想去拉倒,真正達到了“選修課必逃,必修課選逃”的境界。那時逃課不是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最主要的還是所學課程的無聊透頂。我不敢斷定那些知識將來是不是真的有用,但給我們傳輸知識的有些老師實在差的可以。且不說他們知識的貧乏,個別老師講課竟然用方言授課。試想一個現代化的大學如此跟不上時代的發展,難免讓人生出厭煩情緒。記得有一位教英語的老教師,按年齡估計早該退休了。可他仍“堅持”在講台上給我們“傳道、授業、解惑”,頗有孔丘大家的風範。只不過一口流利的山西話與英語攙雜在一起,讓我們不但沒有解惑,反而更加迷惑了,一時間竟分不清他說的是英語還是家鄉話。這種情況我曾在系裡的學習工作會議上反映過,但係領導說現在師資力量確實緊張,等我們了解一下再說,然後便再也沒了消息。如此態度,如此課堂,怎不讓我這類逃學族增加無窮的動力。Interactive Flat Panel Display
[PR]
by health0688 | 2014-03-20 18:27

加拿大的往事

  零六年重回UBC大學,校園的環境依然那樣熟悉。特意照了壹張照片,背景小樓就是初次到校報到的地方,回想起當時的情景忍俊不禁。指導教授是個滿頭白發,相貌和善的老頭兒,聽我自我介紹完畢,老人用手擡起眼鏡看了我幾眼,重把眼睛架回鼻梁上,起身走到書櫥翻出壹個卷宗,抽出幾頁紙遞給我,又坐回椅子上打開抽屜拿出壹個帶有很多穿孔的塑料卡片,告我這是圖書館的借閱卡,想查什麽資料可以去查,需要找他時可以來這裏找他。老人說完即低頭忙活自己的事不再多說壹句話。出來壹看那幾頁紙,有幾個教授的名字和所受課程的簡介,壹張近期相關講座的時間安排和講座梗概,壹張顯然是為我開出的閱讀書單和資料。
  剛到此地,兩眼壹抹黑,現在最急需的是晚上在哪裏睡覺,可教授提供給我的東西沒有壹點兒這方面的信息。想到老人說的話;有事可以去找他,沒地方睡覺還不是事?想到此,硬著頭皮折返回去。老人聽完我說的話,再次把眼鏡擡到額頭上看了我幾眼,眼光中透著詼諧的譏諷,似乎在說:這麽大的小夥子,還問這樣幼稚的問題。隨後告訴我,今天天晚了,可以先到學校的招待賓館住壹晚,明天到大食堂吃飯可在信息欄上看看,有很多租房信息。
  拖著行李邊走邊問,找到招待賓館,壹晚45加元,想到僅是壹晚上,先有地方睡覺再說。第二天壹早找到大食堂,信息欄上果然很多求租,出租,合租的各類信息。看到合適的扯下留在底下的電話號碼條,壹下扯了十幾張,回到賓館逐壹的打電話,忙了壹大通竟沒有壹個馬上能住的,很多都是提前招租,要等壹段時間才行。看樣子這條路壹時半會兒找不到地方住,還是換壹家便宜些的賓館靠譜。想到了馬上行動,找來壹張當地的地圖,“按圖索驥”,看好幾家周邊的旅館壹家家的去問。那時剛去還不熟悉當地的交通,多數是兩條腿走著,雖說那時候年輕,壹天走下來也有些筋疲力盡,壹連四天,每天這樣去找,住處不落實,根本沒有心思看書聽講座,好在我搞的是獨立課題,到時候有東西拿出來就行,指導教授根本不管妳平時怎樣。
  直到第五天有些泄氣的時候,猛然在壹個高坡上看到壹棟像賓館的建築,牌子上寫著“HOUSETEL”,感覺像座家庭賓館,爬到坡上進門壹問果然是間對外營業的賓館,每天晚上只收5加元,加被子1元,加枕頭1元。聽到此滿心歡喜,能有個地方遮風擋雨就行了,管它什麽條件呢。到房間壹看,四五個木制的上下床鋪,除有人占用的床鋪上有些東西,剩余的都是光溜溜的木床板,什麽也沒有。難怪要被子加1元,要枕頭加1元。現在看來很多西方年輕人外出旅遊都背著很大的包到處走,就和習慣了住這類賓館有關,自己的行李心裏沒障礙,還特別的經濟實惠。晚上睡覺可以和衣而睡,沒有枕頭總是不成,何況這裏的價錢比我壹天45加元的賓館便宜多了,趕緊在櫃臺前辦了入住手續,加了壹個枕頭,每天6加元。Travel to Italy

  找到住處心裏踏實多了,連夜搬到這家HOUSETEL。大堂是公用的,有個電視在播放節目,很多人坐在大堂四周的條椅上,多數是年輕人,黑的白的黃的,什麽人種都有,有人端著杯子,有人拿著飯盒,邊吃邊看邊聊很是熱鬧。看到我這個剛來的,很多人熱情地打招呼,還有壹位和我年齡相仿的年輕人帶我去公共廚房,投幣洗衣房和賓館裏面壹個賣簡單食品的地方轉了壹圈。這裏的人有些打扮怪異,有些動作張狂,乍壹看有些恐怖,但實際接觸後都可以和睦相處。
  壹連幾天過去,有位室友看我壹直和衣而睡,知道我沒有睡具,主動過來和我說帶我去個地方買個睡袋。住在這裏的人多數應該是沒錢的,但人們和善慷慨,互助互幫,更是健談善鬧,每天晚上總有說不完的話題,講不完的笑話,親親熱熱很是愉快。約好壹個日子,這位室友帶我到了壹個商場,進門壹看都是二手貨,心想買睡袋怎麽能買二手的呢。室友看我臉上的表情猜到我的意思,趕緊解釋道,這是壹家慈善機構辦的商場,這裏的東西都是人們捐贈的,有很多東西都是嶄新的,即便是舊的東西,這裏有嚴格的清洗消毒制度,每壹件接觸人體的物品都會經過仔細的消毒,絕不會傳染什麽。邊說邊帶我到門口看壹個很大的鐵櫃子,人們捐贈東西都會自己清洗好,捆紮好,來到這裏把東西丟進鐵櫃裏。慈善機構的工作人員會定期清理這裏的捐贈物資,分門別類,作進壹步的清理消毒。聽過室友介紹,稍微有些安心,但挑選時還是選了壹件新的睡袋,售價僅僅3加元,這裏的東西多是1加元,只是象征性的收費。這條睡袋直到現在壹直保留著,雖經多年的漂洗晾曬,顏色依然如新,輕軟舒適,壹點沒有走樣。
  在HOUSETEL住了20多天,終於等到壹家出租屋,月租金290加元,離校園也不是太遠,半跑半走40分鐘左右,正好每天鍛煉。住所是壹間獨立小別墅,加半地下室總共三層,住了壹個荷蘭人、壹個英國人、壹個印度人、壹個加拿大本地女孩和壹個越南人同居,還有壹個新搬來的我。別墅的客廳、廚房、洗衣房、健身房是共用的,有個小院不是很大,院墻全是用開花的藤科植物栽種的,花期很長,院裏總是飄著拌合著草味兒的花香。每到晚上大家坐在客廳裏,天南地北的胡侃壹通,幾個人裏面和英國人、印度人、加拿大女孩聊得比較多,越南人很和善總是笑瞇瞇地坐在壹旁聽我們說話,荷蘭人比較孤僻,吃過晚飯就鉆進自己的房間不在出來,僅是周末做飯時在廚房裏說幾句。Flowers shop

  有壹次越南人看我在淘米,走過來悄聲說道:“妳們中國人也淘米啊,他們這些人做飯從來不淘米,袋子上寫著免淘,但不淘洗壹下我是下不了鍋的,他們就是直接加水下鍋,真的看不過去。”越南人邊說邊微笑著搖著圓圓的腦袋努努嘴讓我往後看。想著當時的情景,那位荷蘭人正拿著量杯按著袋子上的說明認真地往米鍋裏加水。
  還有壹次半夜睡得正香,門被拍得碰碰直響,開門壹看是那位加拿大女孩,披頭散發,光著雙腳,兩眼顯著驚秫,急促促地對我說:“妳快去勸勸那個印度人吧,我今天和他有些口角,他現在把電視開到最大的聲音,攪得人沒法睡覺。”這位女孩和越南人住在客廳旁邊的房子裏,電視聲音大肯定會影響他們。她這位男友真是太和善了,女孩子也心知,遇上這樣的事男友出面也沒用。想來應該是女孩理虧,否則她可以報警,用不著半夜打攪我。走到客廳,聲音果然震天的響,地板都有些抖動。印度人看我進來了stacking organizers
[PR]
by health0688 | 2014-03-18 11:12 | 生活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