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運動幸福你我他
by health0688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   2014年 02月 ( 2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那非一般的烏魯木齊粗瓷碗

  走在烏魯木齊街道,常會看到推著板車賣木碗、木盤、木鏟、木勺等木器的維族人,典雅古樸的木器讓很多人愛不釋手,所以購買木器的人也很多NuHart顯赫植髮
  這裏的人們習慣用木碗、木勺吃飯,用木盆去盛東西,木碗盛水不裂,跌地不破,降溫快,不燙手。
  記得小時候,家鄉孩子們吃飯也都用的是這種小木碗,人們親切的稱之為“衣飯碗”。何謂衣飯碗,以人的命理來論的話,意為人生衣祿不斷。
  木碗壹般用柳木、核桃木雕琢而成,其色澤有紅、褐、棕、黃之分,木碗是精致的工藝品,又是良好的實用品,質地結實,花紋細膩,散發著木腥味。木碗采用純天然的木頭做原料,也就沒有毒副作用。木碗的規格有大中小之分,那時,產婦坐月子喝湯吃飯,也用的是木碗。
  碗,盛飲食的器皿,碗口大而圓,制碗的材料各種各樣,但以陶瓷的居多。那時,莊稼人吃飯用的碗大多是大瓷碗。瓷碗按質地來分有兩種:壹種是粗瓷的,壹種是細瓷的。粗瓷的如藍邊碗,細瓷的如金邊碗。按花紋來分常見的有蘆花碗、蓮花碗、玲瓏碗、藍邊碗等。按大小來分有盛菜的、吃飯的大碗,也有吃飯的中碗和小碗。在當地,用來吃飯小碗又叫盅字聘請家務助理,用它來喝酒的叫酒盅字,陶瓷的盅字也有粗瓷、細瓷之分。
  至於鄉裏宴席十大堆碗中盛菜的的“四大六小”碗,這大碗則叫“簸碗”、“天碗”、“海碗”,小碗如同吃飯的碗壹般。在老沔陽請客,這四大碗多是用來盛“三蒸”的:蒸肉、蒸魚、蒸筒蒿蒸菜或藕蒸菜,再就是壹碗肉丸子。過客講禮性,多是用盅字盛飯,用大碗盛飯放在桌子上,客人“裁”(添加)的吃,也用盅字喝酒,壹方擺壹個酒盅字。
  粗瓷碗用陶土燒制,雖說上過釉,但釉刷的很不均勻,刷多的地方起有疙瘩。粗瓷碗表面有裂紋,碗口也不圓滑,但比現在家庭常用的碗要大壹號NuHart顯赫植髮。那時候,到粗貨鋪去買碗,大多是買壹“筒”(即十個)。解開捆綁粗碗的草繩,壹個個地去挑,也很少能挑出幾個像模像樣的好碗來。
  粗瓷碗,家家戶戶都有,村裏人壹日三餐壹般用的都是粗瓷碗,價格便宜,用得劃算。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外地運來在當地賣的粗瓷碗規格尺寸大約為:碗口部直徑16cm,底部直徑7cm,高6cm。當時,市場上賣的粗瓷碗用作菜碗,顯得偏小;用作飯碗,顯得大些。碗的裝飾紋樣以青花波浪雨點紋居多,也有畫二圈藍線條的,即碗口的邊紋。
  老沔陽,小戶人家嫁姑娘有用金邊細瓷碗當陪嫁的習俗,即碟子、大碗、盅字,酒杯各壹筒,也有湯勺、紅筷子,木茶盤子等。碗底請鋦匠師傅鉗有字,以作記號。陪嫁的碗筷在平時是很少拿出來使用的,過年過節才用細瓷碗吃飯,隔壁三家請客,有幾桌客就去借上幾家的細瓷碗和盅子。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物資供應緊張,條件差的人家女兒出嫁也有用粗瓷碗來作陪嫁的。
  “吃起來搬大碗”,“大飯碗”在壹定程度上反映出那個年代,人們的生活水平普遍不高。大集體時我家窮,姊妹多,櫥櫃裏粗瓷碗等不到年底就打破完了,母親只好年年添置。人說“打破碗,時運轉”,無意中打破碗是好事,可在我家它就不靈驗了,全家人壹年四季忍饑挨餓,缺吃少穿。“稀粥灌大肚”,我捧著粗瓷碗,壹喝就是幾大碗。“南瓜粥是個禍,易得飽易得餓”,睡到半夜,肚子餓得咕咕叫,只好端起粗瓷碗去喝涼水。
  想起來,那時喝稀粥的碗很容易刷,放在水裏壹涮,碗就幹凈了。
  如今的社會生活的領域,“碗”成了壹系列事物的喻體,也有把職業寓意“飯碗”。而自己是端了壹生的粗瓷碗,也沒有用過那讓人羨慕的洋瓷碗,鐵飯盒。
  碗,溫婉,柔婉,團團圓圓的碗。關於碗,有很多記憶,請客、過年都得先擺碗筷,多少人就擺多少碗。俗語“搬得住飯碗了”,是說孩子長大了。“家裏添了壹雙碗筷”,娶媳婦新人進門,添兒孫人丁興旺,這些都是喜事。
  碗不能倒扣去放,那是喝藥的碗。碗上橫放筷子,那是給家神敬香時才有的。切不可以筷敲碗或把筷子插在盛有米飯的碗裏,也不能留“碗底子”(剩飯),否則會被長輩訓斥。舊碗不可隨便扔掉,“碗”還寓意著“完”,舊碗扔了,也寓意妳扔了就“完蛋”了。在民間,大凡遇到白事的時候有摔碗的風俗,不為別的,為討個吉利。
  粗瓷碗,就像壹本書,讀起來讓人會頭疼,也會引起人們的回憶!其實有的時候,回憶是壹種苦澀的味道,更是那壹段歲月的回眸。
  粗瓷碗,可盛稠的,可盛稀的,也可以用它去舀水喝!
[PR]
by health0688 | 2014-02-27 16:42 | 小運動

永遠是我美妙而難忘的情結

  有南國的朋友說她沒見過土炕,打電話問我,是不是就是電視裏周圍糊得花花綠綠,中間壹個小方桌,五六個人盤腿而坐的那個東東NuHart顯赫植髮
  我告訴她,就是,壹般情況它還兩邊靠墻,便於坐著背有所依,穩當舒服。
  朋友很高興,快活地說,壹定要跑來坐坐,親眼看看,親自感受感受其中的暢快。
  其實,土炕之美妙還不止如此,更遠不是先前《故鄉的土炕》所描述過的那些。等妳真正脫了鞋坐了上去,美妙豐富的萬千感受自然就由然而生。
  打聽好我們回家的日子,媽媽連進門的時辰也給盤算好了,於是提前幾天便開始收拾房子。當然最關鍵的自然就是燒土炕了。
  房子是媽媽專門為我們留著的,四個孩子每人壹間。誰來開誰的門。平日裏只是進去通通風晾曬晾曬被褥,只有進了蠟月,兒女們回家的腳步近了,媽媽才精心慎重地拾掇房間。這時候的媽媽常常是紮個頭巾系了圍布將自己包個半嚴,然後頂著塵土將房間上上下下左左右右通掃壹遍,將所有擺設齊齊搽洗重新擺放,窗簾門簾沙發套墻圍無壹例外。雖然不太費力,卻很瑣碎的,做起來也也特辛苦,但媽媽卻做得很快活很輕松。等這壹切做完了,她才鼓足了勁燒炕。壹年了,土炕長時間沒燒,突然加溫會泛潮的,睡著不好。媽就揭開被褥,背了場子裏的草料燒起來。
  幾天後,盡管潮氣已經散盡,媽還是不放心,總要先用自己的身子試壹兩個晚上,將殘存的潮氣用自己的身子吸幹。等到確信睡著安全了,才開始裱糊墻壁鋪我們的被褥。兩三天忙過,這房間已經收拾得很清潔很溫馨了。燒好的土炕,更像壹位害羞的新娘,全身奔散著熱情,靜靜地靠著窗護,等待著心上人的到來香港如新集團
  本來,壹年只用這麼幾天,而且為了這幾天卻要操好多的心,我們都覺得很不劃算。房子空著不消說,還要早晚地背柴火燒燎,挺累也挺麻煩的。我們勸她不要燒炕了,換成床,用電褥子,省事又省力。媽卻堅持,那怎麼行,壹把火全身熱,冬天就是要睡熱炕的。確實,進了門就著炕沿將鞋壹脫轉半個身子腳腿就在熱炕上了。展展地伸開去,全身襲過壹浪浪的溫暖,壹路的疲勞和風寒立時蕩然無存。代之而來的自然是故鄉的親切和情感深處的溫馨。這可是席夢思床真的無法比擬的。
  也怪,四季裏常年在沙發皮椅裏呆著,腳腿很少這洋盤坐,可壹上這土炕,姿勢動作壹下到位,挺規範挺像洋的。受我們的影響,跟了我們來的媳婦或者女婿也入鄉隨俗,都會“坐炕”,而且都喜歡坐炕。
  看著子女兒孫們圍了滿滿壹炕連說帶笑,爸媽便高興得不得了,臉上的喜悅更是壹串串能掉下來。媽就喜歡這洋,就喜歡在這土炕上清點她的兒孫,念刀她的兒孫,壹個個壹遍遍不厭其煩地瞅她的兒孫。
  戀故鄉,是戀父母,是戀鄉親戀鄉情nu skin香港。媽燒熱的土炕,更是不舍晝夜地鏈結著我對過去的眷戀和對未來人生的構想。仁愛之心人道之意,也便在這間陋的土炕上瘋長起來。
  被柴火煙熏著的土炕,永遠走不出我的記憶,永遠是我美妙而難忘的情結。
[PR]
by health0688 | 2014-02-05 18:19 | 小運動